​​《乡党篇第十》 孔子于乡党,恂恂如也,似不能言者。其在宗庙朝廷,便便言,唯谨尔。 朝,与下大夫言,侃侃如也;与上大夫言,訚訚如也;君在,踧踖如也,与与如也。翻译 ​​​​​

2019年1月6日 980334点热度 6人点赞 0条评论

原文
​​            《乡党篇第十》
             孔子于乡党,恂恂如也,似不能言者。其在宗庙朝廷,便便言,唯谨尔。
             朝,与下大夫言,侃侃如也;与上大夫言,訚訚如也;君在,踧踖如也,与与如也。
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
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  这一节,讲孔子的为人处世,日常行用之间的行为,言语,容貌神态。很值得大家学习揣摩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孔子于乡党,恂恂如也,似不能言者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孔子跟乡里乡亲在一起的时候,看起来,显得木讷,不多言,甚至连话都不会说,谦虚,恭顺,低调。孔子当然很有本事,也聪明,智慧,有能力,能言善辩。但是在乡里乡亲这里,没必要显示这些,您显示您有能力,言语厉害干啥?大家乡里乡亲的,和睦相处,能办事,言简意赅就行了啊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其在宗庙朝廷,便便言,唯谨尔。
               在宗庙朝廷,这是工作,谈工作了,该说的都要说,很多事情必须认真,必须讲清楚,必须讲规律,只是不乱讲,谨慎小心,不出差错。
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  看来,孔子把工作与生活分的比较清,工作上不马虎,生活中呢,也不锱铢必较,比较考虑大家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有些人则不然,对于无关紧要的事情,争的面红耳赤,甚至抡起胳膊要干架,但对于工作,应该认真的地方,他们却从来不认真,做不好。对于应该负责的人,他们没时间,没精力去负责,对于不应该负责的人,他们却是很上心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大家对号入座,有则改之无则加勉。

            朝,与下大夫言,侃侃如也。
            去朝廷,见到下大夫,就是地位比自己低的官员,同事,有话就直说,侃侃而谈,不拐弯抹角,就是为了讲清楚,直言不讳。
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与上大夫言,訚訚如也。
             与比自己地位高的上大夫言,訚訚如也,就是面有悦色,从容,当然还是不卑不亢的,直言不讳。但为什么面有悦色,从容之色呢?因为对方地位比较高,要考虑对方的感受,因为孔子讲的是正言,直言,刚正不阿,这肯定会让一些人不舒服,有点愉悦的神色呢,让对方容易接受,对事不对人,就是为了做事,这样地位比您高的人也不会计较您。

            君在,踧踖如也,与与如也。

           国君来了,踧踖如也,既恭敬国君,又感到不安,因为是国君啊,当然要恭敬,这是自己的上司,不安呢,就是怕自己哪里做得不好,或者要仔细听国君的旨意,怕漏过了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与与如也。
               从容不迫的样子,自在的样子,这样,给双方感觉都很好,我既尊敬您,也认真做事,怕错过些什么重要的指示。但是我也很从容,自在,不会让双方感觉到尴尬。也不会让自己显得窘迫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是如何对待上司的?
               无尊敬,也不认真,跟老板称兄道弟,自以为自己混得开,这种人,迟早倒霉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
​​​​

付费9999加入陈昌文营销社群

跟陈昌文学习,助理微信:ccn120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