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​“点,尔何如?”鼓瑟希,铿尔,舍瑟而作,对曰:“异乎三子者之撰。”子曰:“何伤乎?亦各言其志也!”曰:“暮春者,春服既成,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风乎舞雩,咏而归。”夫子喟然叹曰:“吾与点也。”翻译​​​​​

2019年12月6日 66543点热度 6人点赞 0条评论

原文
​​“点,尔何如?”​

鼓瑟希,铿尔,舍瑟而作,对曰:“异乎三子者之撰。”

子曰:“何伤乎?亦各言其志也!”

曰:“暮春者,春服既成,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风乎舞雩,咏而归。”

夫子喟然叹曰:“吾与点也。”

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

点是曾点,曾参父亲,年纪只比子路小一点,老师与师兄弟们在讨论,曾点负责鼓瑟,音乐环节。

其他三个师兄弟们讲完毕了。孔子就问曾点,您的志向呢?您打算干点啥?

曾点听到老师问自己了,稀稀拉拉的鼓瑟声音就越来越小了,然后结束,停下来了。

推开瑟站起来,说啊,我的志向跟他们三个都不大一样啊。

他们都是关心国家大事,我不关心国家大事。

孔子说,那又有什么关系呢?都是各言其志罢了。您说呗?

曾点说,我就想在春天三月的时候,穿着春天的新衣服,与五六个成年人,六七个少年人,在沂水河边沐浴,在舞雩台上吹吹风,然后呢,玩够了,唱着歌就回家了。

夫子听完,为之神往,就喟然感叹到,哎呀,我与曾点的志向一样。

曾点的描述能力实在太强大,让孔子也忘记了国家大事,向往这种天堂般自由自在的生活。

这可能是实事,让孔子也不想国家大事,想过上这种生活。

想一想,每一个人都想过上这样的美好生活,没有任何杂事。

但是话说回来,我们也可以更高层次的去想想孔子,这是历代大家的解释。

这种美好的生活,是天下大治的象征,天下安定,大家都没事做了,才能做到这样。

这是礼乐教化的最高境界了。礼乐教化的最高境界,就是人民自由自在,安居乐业。
​​​​

付费9999加入陈昌文营销社群

跟陈昌文学习,助理微信:ccn120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