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​​樊迟问仁。子曰:“爱人。”问知。子曰:“知人。”樊迟未达。子曰:“举直错诸枉,能使枉者直。”樊迟退,见子夏曰:“乡也,吾见于夫子而问知,子曰‘举直错诸枉,能使枉者直’,何谓也 翻译 ​​​​​

2020年1月2日 120523点热度 7人点赞 0条评论

原文
​​​    樊迟问仁。子曰:“爱人。”问知。子曰:“知人。”樊迟未达。子曰:“举直错诸枉,能使枉者直。”樊迟退,见子夏曰:“乡也,吾见于夫子而问知,子曰‘举直错诸枉,能使枉者直’,何谓也?”子夏曰:“富哉言乎!舜有天下,选于众,举皋陶,不仁者远矣。汤有天下,选于众,举伊尹,不仁者远矣。”

   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
   
   樊迟问孔子,什么是仁啊?
    
   孔子说,爱人,什么是爱人?就是真心实意的对别人好,让别人走正道。当然儒家思想的爱是有等差的,首先是爱跟自己亲近的人,再爱距离远一点的人。

   樊迟接着又问,什么是智慧啊?

   孔子说,知人,就是知道这个人几斤几两是干啥的,是好人,坏人,有什么品质,能力,德行。知人者智,自知者明。知道别人的人,就是智慧的人,知道自己的人,就是聪明的人。

   樊迟问了两个问题,孔子回答了, 但是樊迟未达,就是没弄明白,有点听不懂,但是不敢继续问了,孔子就继续给他解释了一下。

   举直错诸枉,能使枉者直。

   把直的木板压在弯的木板上面,这弯的也就直了。

   樊迟听了,就退下了,去找学问好的子夏,说,刚才我找夫子问什么是智慧,夫子说,把直的木板压在弯的木板上面,弯木板就直了,这是什么意思啊?

   子夏说,这个话太有含义了,内涵太丰富了。

   舜统治天下的时候,在众人中选举德行好的皋陶,不仁义的人,坏人,奸诈之人就远离了,或者改正了。

   汤统治天下的时候,从众人中,选拔伊尹,不仁义的奸诈小人,就远离了。

   这就是智慧啊。

   可见智慧是什么?智慧就是选到对的人,做对的事情,只要人选对了,事情就对了。

只要人选对了,错误的人,都会远离。

    所以,智慧是选人,用人的本事。

    一个人用对了,天下就安定,就欣欣向荣,一个人用错了,天下就生灵涂炭,倒霉。

齐桓公用了管仲,自己虽然有很多缺点,但是能称霸诸侯,而秦始皇用错一个赵高,可谓他死后的江山,满盘皆输。

   只有用对的人,这个事情才做得对,人不对,无论您再努力,再怎么好的资源,都会出问题。

   用对了人,那些错误的人,奸邪小人也被迫跟着对,因为他不对,他就没市场,他就只有选择远离。

   选对人,用对人这就是知。

   任何一个组织,都有很有能力,很有德行的人,怎么把这些人选出来,把这些人放到关键岗位上,是重中之重。

   
   一个人必须搞清楚自己应该跟什么人链接,跟什么人接触,不跟什么人接触,所以,诸葛亮对后主刘禅讲过的两句话很有分量:“亲贤臣,远小人,此先汉之所以兴隆也;亲小人,远贤臣,此后汉之所以倾颓也。”

   
    如果您区别不出来这个人是贤臣还是小人,您就不具备智慧,可能您就要倒霉了。
   
​​​​​

付费9999加入陈昌文营销社群

跟陈昌文学习,助理微信:ccn120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