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​子路曰:“卫君待子而为政,子将奚先?” 子曰:“必也正名乎!”子路曰:“有是哉?子之迂也,奚其正?” 子曰:“野哉!由也。君子于其所不知,盖阙如也。名不正则言不顺;言不顺则事不成;翻译 ​​​​​

2020年1月7日 70761点热度 8人点赞 0条评论

原文
​​   子路曰:“卫君待子而为政,子将奚先?”

    子曰:“必也正名乎!”子路曰:“有是哉?子之迂也,奚其正?”

  子曰:“野哉!由也。君子于其所不知,盖阙如也。名不正则言不顺;言不顺则事不成;事不成则礼乐不兴;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;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。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,言之必可行也。君子于其言,无所苟而已矣。”

     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

    子路问孔子,卫国君王让您去执政,您将要先干点啥呢?

     就是您怎么起手,第一件事先做什么?

    孔子说,首先是必须正名,把一切不对的定义,一切不对的名号, 名声,都回归到正位上。

    子路说,有这回事?夫子您也太迂腐了吧,您扯远了吧?这名怎么正呢?

    子路为什么会说这话?是因为子路侍奉的君王叫着卫辄,这个人的君王位置本来就有合法性问题,也就是名不正了。

      这孔子说要正名,这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这君王位置具有合法性问题,您难道还想改不成?让卫君下台?这也太迂腐了。

       我们大多数人都是这样,只为了实际的好处,扭曲道义。而孔子要的是行道义,如果不能行道义,孔子就不参与,所以,孔子说这话的意思,也就是拒绝出来执政。

         子路对孔子讲了粗话,说孔子迂腐,孔子就批评他说,野哉,您真是粗俗的人,您真是个不懂礼,不懂事的野人,粗俗,野蛮说的就是您啊,子路。

          君子不知道一个道理,对于自己不懂的事情,就存疑惑,不言语,您倒好,不懂就骂人。

          这其实是我们大多数人的毛病,自己不懂,就破口大骂,因为内心气愤啊,因为自己不懂,不想承认,就为自己不懂找借口啊,我们自己也犯这个毛病,要改正,否则就会被孔子说野哉了。

        名不正则言不顺。

        一件事,一个人,一个项目,名字不正,是假的,合法性有问题,您说话,就会多谎言,接下来什么都会是错的。

       要就是一件事,只要开始错了,这名就是开始,什么事情,都是用名,用词语召唤出来的,一开始就错了,接下来,就会全错。

          您一开始这个名义有问题,您说的每一句话,都会不顺利,都会有问题。

          所以,您想要说的顺,您就必须有一个正名,必须堂堂正正。

         言不顺则事不成。

       您说话都不顺利,都是躲躲闪闪的,很难切中要害,您要办的事情,就办不成,大家都不能从您的言语中领悟您到底要干啥,因为您自己也会怀疑自己,自己也有疑惑,所以,您要做的事情不可能办成。

           事不成,则礼乐不兴。

        事情办不成,这礼乐就会变得没意义,事情办不成,您不会庆祝吧?您也不会有赏罚吧?您的规章制度也就变得没有意义了。
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。

         礼乐做不好,赏罚就不能合理,您不知道谁该赏,谁该罚,也不知道赏多少,罚多少,法律,刑罚也会变得没有意义,只用刑罚管理,您也不知道怎么管理,因为这个刑罚本身就具有合法性问题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。

            刑罚不能做到点子上,做到位,人民都不知道您要干啥,都会手足无措。

          
    所以,一个君子必然让自己的每一句话,每一个名声都是正道的,都是正当的,

   这样,理直气壮,言辞合理,真实,您说话,也就能说到位了。

    您说话能说到位,您这个事情就可以办成,可以去做。

      所以,一个君子,对自己说的话,绝对不是马马虎虎的,每一句话,都是正道的,都是正义的,都具有合法合理的性质,因为名是万般的开始,名不对,言不对,做啥都不对。

      从这一段话我们能学到什么?

     就是做任何事,我们首先是要正名,首先要讲合法性,合理性,唯独有名正了,言顺了,接下来的事情才能做好。否则迟早出大问题。

     这就要求我们讲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话,实话,做的每一件事情,都是正儿八经对社会有利,对大众有利的。

       只要名不正,后面的言语,事情,礼乐刑罚,管理,统统会出问题。

        孔子的态度也很简单,对方名不正,这个事情,就不参与。

     其实以我的经历,这个世界上确实有很多宵小之徒,为了利益,不择手段,编造谎言,陷阱,摄取利益,这些人,都是名不正之人,迟早有他们好受的。
​​​​​

付费9999加入陈昌文营销社群

跟陈昌文学习,助理微信:ccn120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