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​​子问公叔文子于公明贾曰:“信乎,夫子不言、不笑、不取乎?”公明贾对曰:“以告者过也。夫子时然后言,人不厌其言;乐然后笑,人不厌其笑;义然后取,人不厌其取。”子曰:“其然,岂其然乎?”翻译 ​​​​​

2020年2月15日 190657点热度 7人点赞 0条评论

原文
​​​   子问公叔文子于公明贾曰:“信乎,夫子不言、不笑、不取乎?”公明贾对曰:“以告者过也。夫子时然后言,人不厌其言;乐然后笑,人不厌其笑;义然后取,人不厌其取。”子曰:“其然,岂其然乎?”

  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

  孔子问公明贾这个公叔文子的为人:“真的吗?听说夫子不说话,不笑,也不拿财物?”

  公明贾回答说,传言言过其实了,公叔文子是时机到了才说话,这样说话,别人就不讨厌他了;真正的快乐了,才笑,笑的真诚,人们就不讨厌他笑;该拿的利,才拿,人们也不讨厌他拿利。

  孔子说,真的是这样,那就太完美了,他真的能做到吗?

 

  一个人能做到抓住讲话的时机,讲对的话,这是非常高的境界,时机不对,您就不能讲,讲了要么给自己惹麻烦,要么给别人惹麻烦,话能讲到刚刚好,不多不少,不深不浅,又恰好起作用,这样的人讲话,当然是没人讨厌的,还往往非常有效果,这需要人的思辨能力,道德素质,诚心,以及对问题了若指掌,对各方面的人心,人性了若指掌,能把话讲的恰到好处,实在是一门大工夫。

   乐然后笑,人不厌其笑。

  真正的快乐了才笑,不要皮笑肉不笑,不要不该笑的时候笑,不要苦的时候笑,发自肺腑的诚恳的人才能做到。一个人不诚恳,他的笑以及哭都是乱的,七情六欲是乱发的。这样的人笑起来,可能让人不自在,也可能毛骨悚然。其实笑很简单,您快乐的时候就笑就行了,这样大家就不讨厌您。

   义然后取,人不厌其取。

 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,大家都要吃饭,都有家庭要照顾,要消费的,当然是要钱财利益的,但是不要为了要钱财利益昧着良心,出卖人格,出卖人格的人,不道义的人其实是非常愚蠢的,这样的人生没价值,也不快乐,当您不道义的取走了利益,迟早也是要还的,而且大家都讨厌您。

   所以,您要想利益,钱财,您必须在道义上。这样,大家都不讨厌您,您也能取的心安理得。

  
  这三条能做到,这个人要就很厉害了,其实是中庸境界。

 
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,发而皆中节谓之和。

圣人不是没有喜怒哀乐,而是不该发的时候,不发。要发的时候呢,也是发的刚刚好,不多不少。

所以,孔子听到了公明贾这样表扬公叔文子,就说,要真是这样那是真的好啊,不过我还是有点不相信公叔文子是这样的高境界的人。

  孔子这人讲话,真的是为求真理,不给任何人面子,直接讲,公叔文子未必有这个境界,为什么?因为孔子如果跟其他人一样,为了不得罪人,就默认表扬公叔文子是这个圣人境界,反而显得孔子是个小人,为了讨好人没有原则了。孔子怀疑,就是怀疑,也要表现出来,这样,人们也不厌孔子的怀疑。孔子才是真正的圣人。

​​​​​

付费9999加入陈昌文营销社群

跟陈昌文学习,助理微信:ccn120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