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​​陈成子弑简公。孔子沐浴而朝,告于哀公曰:“陈恒弑其君,请讨之。”公曰:“告夫三子!”孔子曰:“以吾从大夫之后,不敢不告也。君曰‘告夫三子’者。”之三子告,不可。孔子曰:“以吾从大夫之后,不敢不告也。”翻译 ​​​​​

2020年2月22日 460447点热度 7人点赞 0条评论

原文
​​​   陈成子弑简公。孔子沐浴而朝,告于哀公曰:“陈恒弑其君,请讨之。”公曰:“告夫三子!”孔子曰:“以吾从大夫之后,不敢不告也。君曰‘告夫三子’者。”之三子告,不可。孔子曰:“以吾从大夫之后,不敢不告也。”

   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

   陈成子把齐简公杀了,以臣弑君,这是大罪过,也是大逆不道,违反礼制。这个陈成子,也是就是历史上的田成子,他以及他的后代灭了姜子牙的后代,抢走了齐国的政权。齐国本来是周天子封给姜太公的封地,到了陈成子这里,就算结束了,虽然后面还扶持了一个齐君,但陈成子的势力越来越大,最终在陈成子的后代手里,完全夺取了姜子牙这一脉的江山。

   以臣弑君,这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。所以,即便是孔子退休在家,但是以前做过大夫,所以孔子沐浴更衣,非常庄严的去找鲁哀公,希望鲁哀公发兵攻打齐国,攻打陈成子,匡扶正义。

   孔子说,陈恒弑他们的君王齐简公,请讨伐他。

   鲁哀公说,您去找三位大夫。这三位大夫是谁?就是鲁国权臣,孟孙,叔孙,季孙。鲁国政治,军事,军队,经济都把控在这三位权臣手里。鲁哀公自己搞不定,也是一个推辞的借口,让孔子自己去找三位大夫。这事就成不了。孔子心里也清楚鲁哀公也没有心力管这个事情,让孔子自己去找三家,基本这事就黄了。

   孔子说,因为我是当过大夫的退休老干部,我有职责,所以这么大的事情,我不敢不来报告国君,国君说,让我去找三位大夫。

    孔子去找了三位大夫权臣,三位大夫说不可以攻打陈成子,孔子为什么要去找三位大夫呢?明知道这事三位大夫不会发兵?孔子的答案是,我做过鲁国的大夫,是退休老干部,职责所在,不敢不来说。

   孔子在尽职尽责,明明知道不可为,也要为之,这是孔子的厉害之处。犹如孔子入太庙,每件事都要问,别人嘲笑他这个人不懂礼数,什么都不懂才问,他也不怕嘲笑,说这就是礼。这是严格按照规矩做事,按照道义做事,按照良心做事的人的典型特征。

   无论客观条件如何,我应该做的,就一定要做,后世很多儒家人物,也学到了这个点,自己要尽的职责,一定尽到,尽可能尽到,别人不配合,是别人的事情。

   我们这个社会上,总是有人做事不认真,不彻底,借口很简单,客观条件不成熟,做了也是白做,别人不会帮助我的,然后自己就心安理得的懒惰,不去主动做事了。
   
   孔子不是这样的人,孔子是一个职责所在,义不容辞,坚持去执行自己理念的人。

   如果大家能揣摩到这个心思,无论是做人做事应该都能有所成就,因为我们面对的问题,并没有孔子面对的问题这么难搞定,我们做的事情,往往都是些生存的小事,小项目,小公司,只要我们自己真的愿意去做好,我们就真能做好。当然,当我们习惯性找借口,做了也是白做的时候,我们这一辈子大概什么都做不好了。
   
​​​​​

付费9999加入陈昌文营销社群

跟陈昌文学习,助理微信:ccn120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