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​​公伯寮愬子路于季孙。子服景伯以告,曰:“夫子固有惑志于公伯寮,吾力犹能肆诸市朝。”子曰:“道之将行也与,命也;道之将废也与,命也。公伯寮其如命何!”翻译 ​​​​​

2020年3月8日 360631点热度 6人点赞 0条评论

原文
​​​    公伯寮愬子路于季孙。子服景伯以告,曰:“夫子固有惑志于公伯寮,吾力犹能肆诸市朝。 ”子曰:“道之将行也与,命也;道之将废也与,命也。公伯寮其如命何!”

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

        公伯寮在季孙氏面前搬弄子路的是非,投诉子路,说子路的坏话。
   
       子服景伯就跑来告诉孔子,子服景伯是一个有实力的鲁国大夫。说,季孙氏已经被公伯寮迷惑了,也就是公伯寮说子路的坏话,季孙氏已经受到影响,对子路不利。但是我的力量可以收拾公伯寮,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,陈尸市朝。意思就是我可以让公伯寮死,也能让季孙相信公伯寮是搬弄是非的人。

        孔子说,道能行,是命啊;道将废,不能行,也是命。公伯寮算什么?他能改变命吗?由他去吧。这话什么意思?就是您不要去管公伯寮,他的谗言能管用?那是命,说明我的道不应该行于鲁国,子路废了就废了。他的谗言不管用,也是命,说明我的道能行于鲁国,他把子路废不了。

          孔子为什么不愿意干涉公伯寮,孔子的答案是安天命,自己做的是对的,您要攻击,就攻击,您能攻击倒我,算我道行不够,我继续修炼,您攻击不倒我,我也继续。我问心无愧。如果搭理攻击自己的人,对付攻击自己的人,就有点不上档次了。拉低了社会层次。

         这在我们平常工作中也是如此,如果有人攻击我们,我们干脆不搭理,看命运的安排,我反正没做错,我所作所为都在道义之中,如还被您攻击倒了,证明我道行不够,我继续修炼,如果没被您攻击倒,我也继续做我的事情,这是最高明的处理问题的方法。

         还有一个,这个问题,是季孙的问题,不是孔子的问题,季孙无头脑,相信谗言,那是季孙的修炼不够,领导力能力不行,也不是孔子能解决的。孔子不干涉季孙的事情,这事情本来就该季孙自己为自己负责任。

          再次,公伯寮进谗言,这也很正常,子路做了季氏家宰,位高权重,有人诋毁很正常,您总不可能把诋毁您的人都杀死吧。所以,也没必要动用关系去整公伯寮。况且,公伯寮就真该死吗?说几句话就该死吗?也许罪不至死。

           还有一个原因,孔子也没有必要欠子服景伯这个人情。欠人的总是要还的,就是不知道如何还了,没必要欠子服景伯。

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这几方面的原因综合下来,孔子给了一个答复,这都是命,道能行,也是命,道不能行也是命,公伯寮不能把命怎么样。

         看似消极的回答,其实里面都是有很大的智慧的。也是最智慧的处理问题的方式。

          不应该用智慧,以及一些手段去改变命运,接受一切,继续努力,功夫都在平常,而不是碰到问题了,再通过一些手段去改变。

       身正不怕影子歪,您平常做到位了,有人攻击您,就攻击吧,如果能攻击倒您,就是道行不够,要找到真因,继续修炼,如果攻击不倒您,您也继续修炼,而不是有人攻击您,您就着急使用手段,动用关系整他,没必要。
     
​​​​​

付费9999加入陈老师营销社群

跟陈昌文学习,业务微信:ccn120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