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氏将伐颛臾。冉有,季路见于孔子曰:“季氏将有事于颛臾。”翻译 孔子曰:“求!无乃尔是过与?夫颛臾,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,且在邦域之中矣,是社稷之臣也。何以伐为?”翻译 ​​​​​

2020年4月27日 96148点热度 6人点赞 0条评论

原文
​​《季氏篇第十六》

季氏将伐颛臾。冉有,季路见于孔子曰:“季氏将有事于颛臾。”

孔子曰:“求!无乃尔是过与?夫颛臾,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,且在邦域之中矣,是社稷之臣也。何以伐为?”

冉有曰:“夫子欲之,吾二臣者皆不欲也。”

孔子曰:“求!周任有言曰:‘陈力就列,不能者止。’危而不持,颠而不扶,则将焉用彼相矣?且尔言过矣,虎兕出于柙,龟玉毁于椟中,是谁之过与?”

冉有曰:“今夫颛臾,固而近于费,今不取,后世必为子孙忧。”

孔子曰:“求!君子疾夫舍曰欲之,而必为之辞。丘也闻有国有家者,不患寡而患不均,不患贫而患不安。盖均无贫,和无寡,安无倾。夫如是,故远人不服,则修文德以来之。既来之,则安之。今由与求也,相夫子,远人不服,而不能来也;邦分崩离析,而不能守也;而谋动干戈于邦内。吾恐季孙之忧,不在颛臾,而在萧蔷之内也。”

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

     季氏,就是鲁国权臣,把持朝政,这里是指季康子,颛臾,是鲁国附属小国,依附鲁国君主。季氏为什么要攻打颛臾?贪恋颛臾的土地,又怕颛臾支持鲁国君主,威胁到自己的地位。于是想要企图霸占颛臾。

      季康子要去攻打颛臾了,冉有,季路是孔子弟子,知道这不合礼法,师出无名,想打就打,于是,就去拜访孔子,或者说告诉孔子,说是季康子要打颛臾,想要推脱责任。

   但孔子知道他两人心思,直接劈头盖脸就训斥了。

   冉求,这就是您的过错了,这个颛臾,是先王让他做东蒙山之主的,又是我们邦域之内的附属国,是我们鲁国的社稷之臣。也就是合理合法,您们找什么理由去攻打他啊?没有攻打的理由嘛。

        冉有一听老师这么说,赶忙推卸责任,这是季康子要干,我们两个弟子都不想干啊。

   这话,我们也经常听见,总是有人,只要您一找他责任,他马上就说,这事不是我想干啊,我也无能为力啊,是谁谁谁想干,不怪我。

        孔子不吃他们这一套,继续批评,冉求啊,古代周任讲过,度量自己的本事,就占据什么样的位置,既然您没这个能力劝阻季康子攻打颛臾,您还占着那个位置干啥?

       季康子危险了您不扶持,摔倒了您不扶助,要您这个相有什么用呢?

         而且您说的话非常过分啊,什么不管您的事情?是季康子要攻伐颛臾?

        我问您,您的职责是看管老虎犀牛等猛兽,这老虎犀牛跑掉了,是谁的责任?
            您的责任是看管贵重的龟玉,这龟玉在木匣子里毁掉了是谁的责任?

           显然是看管者的责任。

           那么,显然,您说跟您没关系,是季康子要去攻打颛臾,这明显是您在推卸责任啊。

           您们既然在辅佐季康子,看着季康子干坏事,劝不住,还跟着干,这算没责任吗?

           这里面有一句话很重要,叫着陈力就列,不能则止。

          您有本事搞定这个事情,那么您就在这个位置上好好干。您搞不定,您就应该退位让贤了。

          您的上司干坏事,您能劝住,那您就是好的辅助者,您劝不住,还跟着干,这就坏透了,您如果没能力劝住,那您就退位让贤,让能劝阻的来劝。

             冉有一看,老师不依不饶,就开始为季康子辩论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  这个颛臾,城墙坚固,又跟季康子的私人领地费很近,现在不功取下来,以后如果颛臾攻打季氏那么就是子孙的忧愁啊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言下之意,就是颛臾是个眼中钉,肉中刺,不除不快,是个祸害,不攻取下来,以后给季氏家族埋雷,所以一定要攻取颛臾。

          孔子看冉求已经开始为季康子辩论了。

          又批评了冉有的态度问题,君子痛恨那些想要什么,而不肯明说,拐着弯找些说辞的人。

         这冉有见孔子,也拐着弯说话,这是很讨厌的。

         接下来,孔子开始教育他们。

        我听说一个国家,一个家庭,不怕没有财富,就怕财富不平均,不怕贫穷,就怕生活不安定。

如果财富分配合理平均就没有贫穷,如果上下和睦,就不担心人少,如果社会安定,就没有国家倾覆的危险。

      如果远方的人不服,我们要找自己的原因,修文德让他们服,让他们主动归附,而不是去攻打他们。

   我们用文德让他们来了过后,我们就安定他们。

      现在冉求,季路,辅佐季康子,让远方的人不服,又没人来。我们的邦分崩离析了,又不能守好。却想在自己的邦国内大动干戈,我恐怕他季孙氏的忧愁不在颛臾,而在自己家里吧。

   
           这段话的意思是,您要让别人服气,要让别人自然服气,您要修文德,这就是近悦远来了,您照顾好自己的跟随者,别人看您的跟随者过得都很好,远处的人自然来找您,来找您的人,您能让人安定,繁荣,发展,则天下所有人都服您了,您哪里用打仗,攻取别人啊?

         现在是自己的邦已经分崩离析了,守不好,本来就应该搞近悦远来,把自己这个邦处理好,守好,让人民安居乐业,而自己不这样做,天天谋划着打颛臾,恐怕忧愁不在颛臾身上,而是自己的内心出了问题,自己家里的谋略出了问题。

 
         其实很多事情都这样,我们以为是外界有问题,有忧愁,其实并没有。

        任何一个小组织,小公司,小团队,他只要把这个小团队里的人都照顾好了,他自然安定,繁荣发展,当他的能力越来越强,自然就有更多的跟随者了。如果做不好这一步,力图去攻打外部势力,吞并谁,都是徒劳。

            一切问题都在自己的内心,都在自己的家里,自己的内心,家里的事情处理好了,外部的事情,自然就处理好了,若是只想处理外部的事情,自己内心,家里的事情处理不好,近悦远来的道理搞不懂,则外部的事情,您也处理不好,处理了也是白处理,瞎费功夫。
​​​​

付费9999加入陈老师营销社群

跟陈昌文学习,业务微信:ccn120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