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​孔子曰:“禄之去公室,五世矣;政逮于大夫,四世矣;故夫三桓之子孙,微矣。”翻译 ​​​​​

2020年4月29日 280469点热度 6人点赞 0条评论

原文
​​    孔子曰:“禄之去公室,五世矣;政逮于大夫,四世矣;故夫三桓之子孙,微矣。”

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

     孔子说,鲁国的政治权力,赋税不入公室,不在国君那里已经五代了。

     大权旁落,落到大夫手里,已经四代了。

     到了第四代,也就是三桓的子孙,又要继续旁落了。

     桓子这个大夫,最后被阳虎这个家臣所囚,最后国家大权落入家臣阳虎手中。阳虎成为鲁国执政的人。

       一个组织,一个国家的衰落,就是从大权旁落开始的。

      为什么大权会旁落?

      主要是自己做出了坏的表率,儒家思想的一切根基思想,都是向内求。

      当国君的,没有国君的样子,该有的礼节没有,那么下面的人也就跟着学,该有的礼节没有,就在心里想取而代之了。

      当大夫的,天天想着篡位,越界,天天跟自己的跟随者也是谋划的篡位,越界,那么当您篡位成功的时候,您下面的人也想篡位成功,根本不懂礼数。

      所以,家臣阳虎,最后也谋划了桓子的权力,地位。

     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上行下效。

     任何一个组织,任何一个企业,都是这个模式,上面有什么样的人,下面就有什么样的人。

     要想所有人都相安无事,那么,您自己就要做到以礼相待,不要越轨,而且要不断的传播,教化大家都以礼相待,不要越轨。

       您干了啥,别人就会对您干啥,世界就是这样一个循环,如果您非要越界,越轨,那么您就准备接下来别人越您的界,越您的轨。
​​​​

付费9999加入陈昌文营销社群

跟陈昌文学习,助理微信:ccn120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