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​陈亢问于伯鱼曰:“子亦有异闻乎?”对曰:“未也。尝独立,鲤趋而过庭。曰:‘学《诗》乎?’对曰:‘未也。’‘不学《诗》,无以言。’鲤退而学《诗》。他日,又独立,鲤趋而过庭。曰:‘学礼乎?’翻译 ​​​​​

2020年5月9日 130521点热度 6人点赞 0条评论

原文
​​   陈亢问于伯鱼曰:“子亦有异闻乎?”对曰:“未也。尝独立,鲤趋而过庭。曰:‘学《诗》乎?’对曰:‘未也。’‘不学《诗》,无以言。’鲤退而学《诗》。他日,又独立,鲤趋而过庭。曰:‘学礼乎?’对曰:‘未也。’‘不学礼,无以立。’鲤退而学礼。闻斯二者。”陈亢退而喜曰:“问一得三,闻《诗》,闻礼,又闻君子之远其子也。”

   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

   陈亢,是孔子的一个弟子,他去问孔子的儿子,伯鱼,老师有没有偷偷教您点什么家传绝学,我们不知道的?要是有家传绝学,我们不知道的您告诉我吧,也就是家传秘籍,异闻,不一样的秘密。

      大多数人都以为成功是靠什么秘籍,家传绝学,其实圣人的道理很平常,平实,都写在书里,天天都在传播,让您早起早睡,锻炼身体,尊师重道,孝敬父母,努力工作,做好小事,问题是您不做啊,您不做,却天天求秘籍,这对您并没有什么好处。

    一个人能做到圣人教的普通的大道理,这个人就不得了了。

    根本不用到处去找秘密。这世界也没有什么秘密,而且即便是有秘密,您也不用学那么多,有那么一两点圣人言论,您做到了,已经很可以了。

    所以,伯鱼说,没有啊,我跟大家都学的一样,父亲并没有教我其他的东西。

    仔细想想,倒是有一次父亲立在庭院中,我从旁边小步快速走过,父亲叫住我,说学《诗经》了吗?我说,没读,父亲说,不学诗经就不知道如何说话啊,于是我就开始学习《诗经》。

        《诗经》在那个年代,是包罗万象的民间智慧的总结。读了《诗经》增加阅历,增加智慧,也能学会遣词造句,自然会长于说话。

         又有一天,父亲又独立在庭院,伯鱼小步快走路过,孔子说,学礼了吗?伯鱼说,没有学礼啊,孔子说,不学礼,没办法立足于社会。于是,伯鱼退下来就开始学礼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   礼,就是礼仪规矩,一个人不懂礼仪规矩,不懂做人做事的规矩,当然是很难立足于社会的。

           陈亢听了伯鱼这样讲,退下去了,开心的说。问了一个事情,得到了三个结果。第一,知道了要学《诗经》,第二知道了要学礼,第三,知道了君子不特殊对待自己的儿子。

     
         其实真正他得到的只有一个,就是圣人不会传一个什么秘密,而是都告诉大家了所有的事情。

           这学《诗经》学礼,都是孔子平常教大家的,大家不注意,就以为孔子没有教,圣人不会藏着一个什么东西不教大家,都教,只是,这人性就是不相信您真正的去教他,总是想着,您还有什么秘密藏着不告诉我。

         别人不相信您有那么好。您告诉他的大道非常简单,他就是不走。他就是想走小道,以为小道更容易成功。放着大道睡觉,天天挖空心思走小道。

           其实走大道最好走,平坦,舒适,经验也多,也丰富,也有前人总结。

            这成功之道,就是做些简单,易懂的动作,可惜,大家都不相信。这或许就是人心吧,这就是大多数人一辈子不成功的原因。

            任何人,只要真正愿意做好一件小事,为社会做贡献他就会成功,这句话,又有多少人会相信呢?
​​​​

付费9999加入陈昌文营销社群

跟陈昌文学习,助理微信:ccn120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