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​佛肸召,子欲往。子路曰:“昔者由也闻诸夫子曰:‘亲于其身为不善者,君子不入也。’佛肸以中牟畔,子之往也,如之何!”子曰:“然。有是言也。不曰坚乎,磨而不磷?不曰白乎,涅而不缁?吾岂匏瓜也哉?焉能系而不食?”翻译 ​​​​​

2020年5月16日 89646点热度 6人点赞 0条评论

原文
​​   佛肸召,子欲往。子路曰:“昔者由也闻诸夫子曰:‘亲于其身为不善者,君子不入也。’佛肸以中牟畔,子之往也,如之何!”子曰:“然。有是言也。不曰坚乎,磨而不磷?不曰白乎,涅而不缁?吾岂匏瓜也哉?焉能系而不食?”

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

    佛肸,是晋国大夫赵简子的家臣。赵简子给了他一个中牟城管理,他就以中牟城据城自守,反叛了赵简子。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佛肸看孔子贤能,名气也大,就想用孔子,于是派人来召见孔子,想让孔子辅佐自己。

      孔子想要去应聘。

      子路马上站出来说,我以前听老师您讲过。亲自干坏事的人,这样的人领导的地方,君子是不进入的,佛肸这家伙,以中牟城反叛,罪大恶极,老师还想去辅佐他,这是什么意思?

      子路这个人只要见到一点不如意,连老师也开怼。是个急性子,孔子也多次批评子路暴虎冯河,要求子路遇到问题要多想想,要多谋划谋划,不要好勇而无谋。

       孔子说,是啊,我是讲过这样的话。

       但是,您有没有听说过,有的坚硬的东西,无论您怎么磨,他都磨不薄,都不会磨掉一点点。有的东西就是非常白,无论您怎么染他,他就是染不黑。我又不是匏瓜,匏瓜是一种味苦的瓜,没办法食用,只能挂在哪里,老了剖开做瓢用。意思就是我如果向匏瓜一样,不能吃,我的道不能被君主采用,不能行于天下啊。我的道,总要有人用才行啊,所以,这个佛肸啊,我想试一试。

       当然,孔子最后也没有去辅佐佛肸。

          孔子一辈子, 就想找个君王辅佐,用自己的道,自己的主张来惠及天下,一直找不到机会,所以这个佛肸虽然有污点,但是孔子还是想去。

         当然,这个人最终不靠谱,孔子也没去。

        对于我个人而言,这段论语,我们要学习的是,亲自干坏事的人,我们就不要去辅佐他了,一个人亲自干坏事,这人良心,价值观都是有问题的,您去帮他也是徒劳。

         我们作为管理者,自己也要注意,如果自己干坏事的名声传播出去,各种贤能就不会来辅佐我们了。所以,我们千万不要亲自干坏事,带头干坏事,当然,也不说坏事交给别人干。就是您别干坏事,否则,贤能的人不会来辅佐您。

           后面孔子讲了,有的坚硬的东西,就是磨不掉一点点下来,有的东西是洁白的,黑的东西永远染不黑他。

             这种话,大家听听就行了,可千万别信以为真,觉得自己就是这种角色,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抱歉,大概率您不是这种角色,您一旦进入坏人的环境,您大概率就学坏了。

        所以,君子首先要交往价值观正,行为正的朋友,远离价值观邪恶,行为邪恶的人,以免不由自主的受到污染。
​​​​

付费9999加入陈老师营销社群

跟陈昌文学习,业务微信:ccn120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