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​子游曰:“子夏之门人小子,当洒扫应对进退,则可矣,抑末也。本之则无,如之何?” 子夏闻之曰:“噫!言游过矣!君子之道,孰先传焉?孰后倦焉?譬诸草木,区以别矣。君子之道,焉可诬也?有始有卒者,其惟圣人乎!”翻译 ​​​​​

2020年6月27日 240464点热度 6人点赞 0条评论

原文
​​   子游曰:“子夏之门人小子,当洒扫应对进退,则可矣,抑末也。本之则无,如之何?”

子夏闻之曰:“噫!言游过矣!君子之道,孰先传焉?孰后倦焉?譬诸草木,区以别矣。君子之道,焉可诬也?有始有卒者,其惟圣人乎!”

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

     子游批评子夏了,或者说,有点瞧不起子夏了,
 
      他说,子夏教出来的徒弟,门人,只会洒扫应对,就是扫地,洒水,跟人言语应对,送迎客人的本事,这些虽然做的好,但只是细枝末节,不是大道,没有学到根本,这怎么行呢?

       子夏听说了,就说,子游说这话,说的有点过了,错了。

        君子的道,那些是先传授的,那些是后传授的,难道教到后面,累了就不教了?意思是您只看到我先教大家洒扫应对进退,您不知道我后面还会教更深入的啊。

          这人犹如草木,各有各的区别,各有各的特长,天赋,慧根,来了,就要因材施教,先教些浅显易懂的。而不是来了,就教高深的道。这样,很多人学不会,很多人没有这个根器学高深的道,我当然要从洒扫应对进退开始教。如果一来,都学高深的道,那是我在诓骗大家,因为大家没有基础,学不会,听不懂。

             能够有始有卒,浅显易懂的也搞明白,高深的也搞明白,术也搞明白,道也搞明白,并且把这些道术,深浅的东西,都教会学生,这样的人大概只有圣人吧。我就努力向这个方向做吧。

            这一节,也是我们现实社会中经常发生的事情。

          子游代表了那种看不起小细节,术的人,您做点事情,他就说,您搞的是细枝末节,没有得道,他对谁都讲道。

            而子夏呢,就反驳这种观点,

           细枝末节很重要,搞懂了细枝末节,您才能入道。要有先来后到,由浅入深,一上来就讲道,大家晕晕乎乎的,没这个天赋,慧根,根本听不懂,搞不明白,这不是忽悠人吗?

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况且,把细枝末节搞明白了,再慢慢的教高深的东西,一步步的循序渐进,最后什么都搞明白了。这就是圣人的教学方法啊。

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我个人当然是非常赞同子夏的说法,

           我们教学,做事情,就是要在意细枝末节,把技术,术的方面做好了。我们才有收益。

         就比如当前最火的短视频,直播,您得先把短视频,直播,拍摄好了,每一个细节讲好了,什么话该说,什么话不该说,该用什么色调,什么风格,才能火起来,才有流量,才有变现,这可是我们要日日研究的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这些做好了,我们能养活自己了,本来就是道。

          而不是一上来,大谈特谈,玄乎的东西,实际的工作却做不好,这就是大错特错。

         洒扫应对进退,就是要实实在在的干自己能干的事情,干好小事,大事自然就成了。

         不要一上来,就要求大家干天上的事情,天天玄谈,而要务实基础工作。

          基础工作做好了,我们才能活下来,

          有部分人只想做大事,只想讲道,不想做小事,看不起术,岂不知,大事,就是由这些小事做好来的,您想要传播道,您得先把术给做好。其实,术就是道的体现,您没有术,也就证明您根本没有道。

           有道的人,一定有术,而且术是炉火纯青的,超越常人的,所以,把术研究透彻的人本来就是得道的人。

            道与术是合二为一的。

            如果您不知道如何学道,那么从现在开始您就做好基础工作, 做好每一件小事,别上来就瞧不起这个,瞧不起那个,就要讲道,这种人,反而是一辈子无道之人,只会夸夸其谈。

        
​​​​

付费9999加入陈昌文营销社群

跟陈昌文学习,助理微信:ccn120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