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​​《雍也第六》 子曰:“雍也,可使南面。”仲弓问子桑伯子。子曰:“可也,简。”仲弓曰:“居敬而行简,以临其民,不亦可乎?居简而行简,无乃大简乎?”​子曰:“雍之言然。”翻译 ​​​​​

2018年9月7日 19723点热度 6人点赞 0条评论

原文
​​​     《雍也第六》
       子曰:“雍也,可使南面。”  仲弓问子桑伯子。子曰:“可也,简。”  仲弓曰:“居敬而行简,以临其民,不亦可乎?居简而行简,无乃大简乎?”​子曰:“雍之言然。”

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

   孔子说:冉雍这个人,能力德行可以当一国之君。
   仲弓是冉雍的字,  冉雍听到了,就问,子桑伯子这个人如何?

孔子说,这个人也可以,就是有点简单,随便,对自己要求不严格。

  冉雍就说,对自己的行为要求,严格,有礼貌,有规矩,而对别人要求简单,宽宏大量,用这样的方式来对待天下人,是可以的。

如果,对自己不严格要求,没礼貌,没规矩,对别人也不严格要求,这就太简单了,这样是不行的。

孔子说, 冉雍说的对。

这讲了一个道理。

做领导人,要对自己要求严格,因为您就是大家的表率。

对下属呢,一般情况下,都是宽宏大量的。

那么,可以不可以,自己也很随便,对大家也很随便?
这是不行的。因为您放松了,大家就跟着放松了,整个组织,就一点纪律也没有了。

现实中,经常出现什么情况?

就是大家对别人要求非常苛刻,严格,对自己要求是很宽松的,甚至没什么要求。

一些人,甚至认为当了领导,就放松了,就没人管了。就是去管别人。

其实,德鲁克也讲过,真正的管理,是管理好自己。

而不是去管理别人。

我们自己能不能做到早上5点起床,开始工作,锻炼身体,严格饮食,努力赚钱,这很重要。

因为您是大家的表率。

而不是您成天要求大家早睡早起,锻炼身体,努力工作。
而您自己却睡懒觉,暴饮暴食,非常懈怠,这条路,是行不通的。

当然,您如果自己对自己要求不严格,  对大家也没什么要求,这条路,也是行不通的。

唯一行得通的,就是对自己要求严格,做大家的榜样,大家自然跟随您。

   ​​​​​

付费9999加入陈昌文营销社群

跟陈昌文学习,助理微信:ccn120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