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​颜渊死,颜路请子之车以为椁。子曰:“才不才,亦各言其子也。鲤也死,有棺而无椁。吾不徒行以为之椁。以吾从大夫之后,不可徒行也。”翻译

2019年4月10日 230601点热度 7人点赞 0条评论

​​原文
         颜渊死,颜路请子之车以为椁。子曰:“才不才,亦各言其子也。鲤也死,有棺而无椁。吾不徒行以为之椁。以吾从大夫之后,不可徒行也。”

        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

        颜渊死了,颜渊的父亲颜路就请求孔子把车卖了,给颜渊做棺材外面的椁。

         古人喜欢厚葬,棺材外面还要套上椁,里面放些贵重的陪葬品。这颜渊活着的时候就很贫穷,颜路自然也是穷人,颜路当然也是孔子的弟子,儿子死了,情急之下,自己没有能力厚葬,就希望老师把车子卖了,给自己的儿子厚葬,一是因为颜渊是自己的儿子,二是因为看着孔子跟颜渊的感情好。

             当然,这个要求是过分,也不合情理的。

            孔子没有答应这个要求,孔子说,有才的颜渊与无才的孔鲤,我都当自己的儿子看待。孔鲤是孔子的儿子,颜渊呢,是得意弟子,也当儿子看待。
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  孔鲤死了,只置办了棺材,而没有置办贵重的椁。那么颜渊死了,也不应该置办椁,颜渊生前就生活节俭,死后也没必要非要厚葬啊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我不能把车卖了,去置办椁。因为我以前是士大夫,国家公务员,如果我走路上街,而不是坐车,这是不可以的,有损失国家颜面,是不合礼的。

           
​​​​

付费9999加入陈昌文营销社群

跟陈昌文学习,助理微信:ccn120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