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​颜渊死,子哭之恸。从者曰:“子恸矣。”曰:“有恸乎?非夫人之为恸而谁为!”翻译

2019年4月12日 290415点热度 7人点赞 0条评论

​​原文
          颜渊死,子哭之恸。从者曰:“子恸矣。”曰:“有恸乎?非夫人之为恸而谁为!”

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

 
           颜渊死了,孔子哭的很悲痛。孔子的弟子们看到了,就说,老师真的是太悲痛伤心了啊。

孔子听到了说,我悲痛过度了吗?我有悲痛吗?我不为他悲痛,又为谁悲痛呢?

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人该为谁悲痛,就为谁悲痛,没什么好掩饰的,大家也别说别人的悲痛过度,那是您不了解他们的真感情,那是您没有切肤之痛。

             所以我这个人基本不劝人对某人悲痛过度,也不劝人对某人发怒过度,因为我不了解具体情况。我以为的过度,可能是别人正好需要的度。
​​​​

付费9999加入陈昌文营销社群

跟陈昌文学习,助理微信:ccn120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