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文 ​​   子曰:“回也其庶乎,屡空。赐不受命,而货殖焉,亿则屡中。” 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       孔子说,颜回这个人已经接近道了,但是还是一贫如洗,穷得叮当响。屡空,就是什么都没有,家徒四壁。       一个接近于道的人,富贵应该来讲是很容易的,为什么还这么穷?主要是安贫乐道,乐在其中。 犹如庄子这个人,楚王让其当宰相,庄子不愿意,宁愿穷的去借米,还写文章讥讽不给他借米的人。    有些近道的人,不是普通人能理解的,普通人非要财富,而得道的人,不一定要财富。只是安贫乐道而已。             …

2019年4月26日 0条评论 780818点热度 6人点赞 付费9999加入陈老师营销社群 阅读全文

原文 ​​          柴也愚,参也鲁,师也辟,由也喭。 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         这四个人都是孔子的弟子。        柴,是高柴,这个人愚钝,不灵活,老师教他什么,他就执行,也不拐弯,就是那种憨厚,老实的人。           孔子说高柴没什么灵活性,不聪明。          不过这个人,却是孔门弟子中,当官当的最多,最久的人之一,其实这个世界上聪明人很多,但是大多不可靠,而这种愚钝的人,您安排了什么,他就去做,这样的人,反而能混好,因为大家信任他。          所以,信任感,忠诚…

2019年4月23日 0条评论 1191071点热度 6人点赞 付费9999加入陈老师营销社群 阅读全文

原文 ​​      季氏富于周公,而求也为之聚敛而附益之。子曰:“非吾徒也,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。” 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        季氏这个人非常富裕,是权臣,已经比以前的周公还富裕了。天天还想更富,到处求如何收刮民脂民膏的方法,来找过孔子,孔子不回答季氏,季氏就找了孔子的弟子冉求。          冉求,孔子的弟子,善于理财,就帮助季氏继续聚敛财富,收刮民脂民膏,增加赋税。          孔子很生气,就说,冉求不是我的徒弟,您们这些徒弟们,击鼓去攻打他也可以。          孔子一是希望季氏要体恤…

2019年4月20日 0条评论 630627点热度 6人点赞 付费9999加入陈老师营销社群 阅读全文

原文 ​​    子贡问:“师与商也孰贤?”  子曰:“师也过,商也不及。” 曰:“然则师愈与?”子曰:“过犹不及。” 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               师是子张,商是子夏。      子贡问孔子,子张与子夏谁更贤德啊?孔子说,子张有点过分了,子夏呢,又差点火候。       子贡就说,那么是子张更贤德了?意思是,过了总是比不及好吧。      孔子说,过分了和不足是一样的。       子张这个人,学习刻苦努力,什么都想跟圣人一样,简直学习到走火入魔的地步。      而子夏这个人呢,做什么事情,…

2019年4月19日 0条评论 1370632点热度 6人点赞 付费9999加入陈老师营销社群 阅读全文

原文 ​​        子曰:“由之瑟,奚为于丘之门?”门人不敬子路。子曰:“由也升堂矣,未入于室也。” 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         孔子说,子路鼓瑟,鼓的很差啊,没有味道,子路这个人性格鲁莽,勇敢,急躁。这样的人很难精通乐器,这人啊,如果演奏音乐,其性格会融入音乐中。         子路鼓瑟,也会传递自己的性格特征给听众,听众听了,会感觉到子路急躁,鲁莽的性格。所以,孔子就说了,子路您鼓瑟鼓成这样子,怎么可以在我的门下呢?亏您还是我的门下弟子。          这当然是一个善意的批评,希望子路改进…

2019年4月18日 0条评论 550633点热度 6人点赞 付费9999加入陈老师营销社群 阅读全文

原文 ​​    鲁人为长府。闵子骞曰:“仍旧贯,如之何?何必改作?”子曰:“夫人不言,言必有中。” 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            鲁国人要改建长府,把这个长府修建的更好些。       闵子骞说,就照原来的样子吧,原来的样子如何?为什么非要改建?       孔子说,闵子骞这个人话很少,但是一说话,就说对了,说到点子上。       鲁昭公这个人,想要修建长府,鲁昭公被季氏三家权臣欺负,心里不爽,就修建长府,打算大张旗鼓的政变,或者说要攻打季氏等权臣。        闵子骞是微言大义,您不要那么大张…

2019年4月17日 0条评论 500580点热度 7人点赞 付费9999加入陈老师营销社群 阅读全文

原文 ​​       闵子侍侧,訚訚如也;子路,行行如也;冉有,子贡,侃侃如也。子乐。“若由也,不得其死然。”           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           闵子骞这个人,随时都是恭敬而正直的样子。           子路这个人, 非常勇敢,非常刚强,是一个勇士,一个将军,一个保镖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冉有这个人会理财,会管理,多才多艺。            子贡当然是儒商鼻祖,更是理财高手,也能言善辩。            冉有、子贡看起来温和而又快乐。       …

2019年4月16日 0条评论 330809点热度 6人点赞 付费9999加入陈老师营销社群 阅读全文

​​原文          曰:“敢问死?”曰:“未知生,焉知死?” 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          子路问孔子,死是怎么回事呢?          孔子说,不知道如何生?怎么能知道如何死呢?     这个话题也非常有意思。     子路问的这个问题啊,不好回答,怎么能死?死很容易,跳悬崖,溺水,自杀,以及战争等多种因素都可以让人死,     如何能不死?不死就是生,您要生得好,就别去招惹要死的事,这样,您就能生得好。     您能知道如何生,就能避免如何死。      孔子这个回答,就是个哲学的回答,很多…

2019年4月15日 0条评论 280448点热度 7人点赞 付费9999加入陈老师营销社群 阅读全文

​​原文         季路问事鬼神。子曰:“未能事人,焉能事鬼?” 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              子路问孔子如何事奉鬼神,可以有几种理解,如何讨好鬼神?如何与鬼神相处?鬼神到底是怎么回事?或者如何祭拜鬼神?              子路这人,跟我们现在很多人一样,正事搞不好,手上的事情没搞好,就老是想些缥缈的,不实际的东西。老想整高端的东西。          犹如很多人并没有什么才能,技术,什么都不会做,却天天谈论大事,一个没做过企业的人,什么都不会,却天天谈论战略,还问如何搞战略。这都是…

2019年4月14日 0条评论 310790点热度 7人点赞 付费9999加入陈老师营销社群 阅读全文

​​原文         颜渊死,门人欲厚葬之,子曰:“不可。”门人厚葬之。子曰:“回也视予犹父也,予不得视犹子也。非我也,夫二三子也。”           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            颜渊死了,孔子的徒弟们,想要厚葬颜渊,包括颜渊的父亲也希望厚葬颜渊。孔子说,不可以啊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孔子为什么说不可以厚葬颜渊?因为颜渊这个人生前是安贫乐道的,生前很贫穷。              子曰:“贤哉回也,一箪食,一瓢饮,在陋巷,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。贤哉回也。” 颜回这个人,并不觉…

2019年4月13日 0条评论 260646点热度 8人点赞 付费9999加入陈老师营销社群 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