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文 ​​      曰:“然则从之者与?”子曰:“弑父与君,亦不从也。” 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      季子然本来想挣到一个表扬,结果被孔子说教打压了一番,于是又发问了,估计想讨回一点颜面。那么他们就是听话的臣子呗?就是跟随的臣子呗?我们做啥,他们就跟着干啥?     上一段孔子说,子路、冉求,不过在您家凑数罢了,就是个凑数的臣子。     这季子然听不明白,以为凑数就是听他们的话。     孔子的意思,子路、冉求啊,凑数就是在您家里混口饭吃。      如果您要为非作歹,造反,杀父亲,杀君王,则子路、冉求也不…

2019年11月30日 0条评论 43652点热度 6人点赞 付费9999加入陈老师营销社群 阅读全文

原文 ​​     子曰:“吾以子为异之问,曾由与求之问。所谓大臣者,以道事君,不可则止。今由与求也,可谓具臣矣。”     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    上一节,我们讲了,季子然设了一个陷阱问题问孔子,本来是想表扬自己,给自己以及季氏脸上贴金,没想到孔子明察秋毫,于是有了以下回答。      吾以子为异之问,      意思是,我以为您有什么惊人的言论,厉害的问题呢,我以为您能说出什么来呢?我以为您有什么特别的问题呢?我以为您有什么异于常人的问题呢?     曾由与求之问。     原来啊,不过如此啊,您问的不过是…

2019年11月29日 0条评论 44557点热度 6人点赞 付费9999加入陈老师营销社群 阅读全文

原文 ​​​    季子然问:“仲由、冉求可谓大臣与?”    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          季子然是权臣季氏子弟,季氏有不臣之心,随时准备造反,也笼络了很多人才。     孔子的弟子,仲由,就是子路,冉求,也在季氏家里做事,当臣子。     季子然想,既然您的两个得意弟子都在我们家里做家臣,我就问您这两个徒弟怎么样?您表扬您的徒弟好,也就是表扬我们家了?      这个问题非常刁钻,毒辣,看似平静,实际上是想给自己脸上贴金。     孔子是圣人,当然不会着了他的道。      圣人当然是明察秋毫的,知道…

2019年11月28日 0条评论 34813点热度 6人点赞 付费9999加入陈老师营销社群 阅读全文

原文 ​​​   子畏于匡,颜渊后。子曰:“吾以女为死矣。”曰:“子在,回何敢死?” 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    孔子在匡这个地方,被匡人围住,要杀死孔子,这是一个误会,因为当年阳虎在匡地为非作歹,伤害了匡人。而这个阳虎的马车驾驶者又给孔子驾车去了。刚好孔子长相又跟阳虎相像。     所以匡人就认为孔子就是阳虎,一定要杀之而后快,把孔子围起来了。情况非常危急,孔子呢,一面派弟子解释,一面派人突围搬救兵,一个弟子找到了卫国大夫宁武子帮忙,说清楚了这个事情,然后匡人选择了相信孔子不是阳虎,放行了孔子。    孔子带着弟…

2019年11月27日 0条评论 72867点热度 6人点赞 付费9999加入陈老师营销社群 阅读全文

原文 ​​ 公西华曰:“由也问‘闻斯行诸’,子曰‘有父兄在’;求也问‘闻斯行诸’,子曰‘闻斯行之’。赤也惑,敢问。” 子曰:“求也退,故进之;由也兼人,故退之。” 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 公西华听到子路冉求都问,听说了,就马上去行动吗? 孔子对两个人的答案是不一样的, 孔子对子路说,您还有父兄在,先好好考虑一下,权衡一下家庭,再作打算。 冉求去问,听到了就去干吗?孔子就说啊,您听到了就去干,马上干,赶快干。 公西华就迷惑了,怎么同样一个问题有两个完全相反的答案啊? 所以他就问孔子。 孔子就说啊,冉求这个人,本来就喜欢…

2019年11月26日 0条评论 59000点热度 7人点赞 付费9999加入陈老师营销社群 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