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​​孟武伯问:“子路仁乎?”子曰:“不知也。”又问。子曰:“由也,千乘之国,可使治其赋也,不知其仁也。”翻译 ​​​​​

2018年8月12日 3746点热度 6人点赞 0条评论

原文
​​​   孟武伯问:“子路仁乎?” 子曰:“不知也。”  又问。 子曰:“由也,千乘之国,可使治其赋也,不知其仁也。” “求也何如?”  子曰:“求也,千室之邑,百乘之家,可使为之宰也;不知其仁也。”
“赤也何如?”  子曰:“赤也,束带立于朝,可使与宾客言也;不知其仁也。”
 ​

陈昌文解读《论语》:孟武伯问孔子,子路仁吗?​
孔子说,不知道啊,​孔子说,子路这个人,千乘之国,让他管理税赋是没有问题的,但是不知道他仁不仁,  孔子不肯给子路仁的评价。

继续问,冉求仁吗?  孔子说,冉求,一千家人的邑,一百辆兵车的大夫之家,可以让他当个管家,冉求能管理的好这个大夫之家。至于仁,我不知道他够不够得上。​

公西赤仁吗?
这人啊,可以穿好衣服,立在朝堂上,与其他地方的宾客对答,可以搞外交。但是不知道他仁不仁。

孔子不给这些学生仁的评价,仁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,基本上相当于一个完美的人了。
我们只有无限靠近完美,很难代表完美本身。
每个人都有进步的空间,不要自高自大。连孔子这么优秀的学生,也够不上仁。不要说我们这些普通人了。

​​​​​

付费9999加入陈昌文营销社群

跟陈昌文学习,助理微信:ccn120

文章评论